当前位置:首页 >> 养生人群

夹缝中的堂吉诃德对话演员张桐世界和平

时间:2020-02-15   浏览:0次

夹缝中的堂吉诃德——对话演员张桐

张桐  十一月的牡丹江,平均温度零下三十好几。《我是英雄》的剧组里,从导演到剧务,冻得就剩脑仁里没有冰碴儿。谁都没有在乎,光头坐在雪地里,捧着铝制饭盒往嘴里送大冰坨子的,正是该组的男一号,张桐。

亮剑张桐剧照。

随机采访的观众看着张桐的照片儿说:“哟,这小伙儿看着眼熟,就是那个,那个《亮剑》里的和尚嘛。”  张桐不是大红大紫的演员,本名总是站在他的角色名之后。观众认识的他,是《亮剑》里李云龙的那个警卫员——魏和尚。几近没几个人知道,在此之前,他当过群演,干过群头儿(注:行话,群众演员领队),给《无极》里的张东健做过替身,也在法国里昂戏剧学院上过研究生。  张桐的演员之路,走的冒险又艰难。像所有大学新生一样,大学意味着自己可以阔别父母多年的管束,自由自在的生活和思考。但是对从小依照父母意愿一步步走来的张桐,更多的时候,都处在茫然状态。他模糊觉得自己想要的生活还离自己很远,却并不清楚奔向生活的路究竟在那里,该从何处起步。  “我上大学的时候,正好是国外大片儿大量引进国内的时候,当时这些电影对我的冲击简直不可想象,我第一次认识到原来故事还可以这样讲,人的命运还能如此诠释,那时候演员就成了我的梦想职业。”  张桐的转行,开始于他听了学校1堂别的科系教授的讲座。“我当时突然觉得,无论如何,也不能再继续读书了,我已能看见自己如何毕业,如何工作,朝九晚五的穿梭在公司和家之间,娶妻生子都已成了定局。能够预知的生命,对我来讲太可怕了。”  张桐带着对已知未来的恐惧,毅然决然的放弃了南开大学的校园生活,展转前往法国利昂戏剧学院学表演。对张桐的家庭,这次决定带来的打击是巨大的。规规矩矩的日子结束了,剩下的就是对未知的期待和耽忧。那段时间,理想和现实是一把来回抽插在张桐身体里的倒刺剑,为了他的演员梦,他选择不管多么艰苦,也要留在法国读书,但究竟能不能实现自己的梦想,张桐的眼前一片雾霾。  “在法国期间从来没觉得那里浪漫,感觉每天都是灰沉沉的,每天除上学,就是躲回家里,现在回想起来,那时的我其实是选择了回避和浑浑噩噩的生活态度。”  当张桐回国后再踏进的那个家,是个从别处借来的十三平方米的小房子。父母所有的一切,已换成张桐在法国几年的开支。当天夜里,父亲和张桐进行了一次长谈,“我爸说,你如果有梦想,可以坚持去追,但是,家里已尽力了。”就是从那次谈话之后,张桐一夜间从任性的男孩儿变成希望有所担当的男人。“但是,对家里的惭愧感,一直跟随了我好多好多年……”  张桐带着惭愧、、梦想和坚持,只身前往北京。以表演高材生和门外汉的身份,开始自己另外一端生活。  “我刚从法国回来的时候,除知道北京机会多以外,对这个行业一无所知。上北京,是我唯一的能做的选择。”  就像张桐在各种访谈类节目中说到的那样,来北京意味着一切从零开始,利昂戏剧学院研究生的名头并没有给他带来特别的优待,他照样得和群演们一起在片场蹲点接活,在没有演戏机会的时候,也会干点儿别的保持自己的生活开支,  群头儿,副导演,替身……这些,张桐都干过。  在海纳百川的北京,像张桐这样经历的人,其实不罕见。从各个行业投奔到影视圈里的年轻人们,受梦想和利益的诱惑,在首都艰苦的生活,这就是我们说的”北漂儿“。实际上,北漂儿们并没有属于自己的生活。各种跑组、见副导演和赶场子已成为了他们的生活全部,个人的自我空间被不断重复的机械化生活压榨的一干二净。大部分北漂儿都被这种模式化的生存方式和看似不同,实际上也差不太多的世态炎凉,人情冷暖把自己慢慢改变成另外一副模样。  这类模样也具有鲜明的特点:即忘记自己牺牲一切进入这行的初衷;能够快速调整、改变自己的价值观以逢迎权利掌握者的喜好;私下里精通各种潜规则;了解和善于利用黑幕给自己带来更大的便利。  当这类模样已构成并扎根于自我之后,这部份北漂儿们就会抛弃乃至鄙视长期以来——最少是入行初期——他们所坚守的梦想和职业道德。正由于这些因素的丧失,导致不忘初心和忠于自我成了极其珍贵和终究能够在行业里出类拔萃的重要因素。  张桐身上具有这些难得的因素让他在行业内迅速赢得好口碑。和张桐合作过的导演、编剧、制片人很少不对张桐的人品和职业素养点赞的。事实上,张桐的戏路其实不宽阔,从观众熟知的“魏和尚”开始,他就被贴上了抗战铁汉的标签,以后找过来的戏,不管是《仁者无敌》里的王亚竹还是《铁梨花》里的牛旦,亦或是《红槐花》里的牛儿,都是类似的角色。这种情况对演员来说,是件苦恼的事儿。观众认可的角色形象成了演员的特定符号,如果演员尝试突破自我,扮演其他形象,观众就不那么买账了。

《燃烧》剧照  “我一直在突破,但大家不让我突破,我也疑惑呢,最后我找到一个方式,就是把自我的态度和我的思想通过剧本出现出来,在剧中过自己的生活,还挺过瘾的。”  张桐对剧本和角色认真是出了名的。拿到手里的剧本,都无须经过经纪人,全部由张桐自己看自己选。在多个地方卫视热播的抗战剧《燃烧》就是张桐近几年自己看到的好本子之一,《燃烧》近期已在北京影视频道开播了。  《燃烧》的主人公路南边是个天生没有痛感的地下党,在给组织送密码本的途中,遇到了形形色色的人,难民、国军、土匪还有日伪……他履行任务的同时,还要带着大家一起逃脱日军的围剿,终究,他选择和日军短兵相接。  “我希望在相同的人物形象里找到不同点,《燃烧》的主角路南边其实还是脱不开《亮剑》里李云龙的角色,胆子大,有个性,毛病也多……但是因为编剧赋予了剧本特别好的基础,它更像是一部热血漫画,各个人物鲜明、有张力,这对我们演员在拍摄现场进行二次创作提供了特别好的发挥空间。”  张桐对这个角色找到了自己的认知,他把一个“混不吝”的人物定义为经过生死之后的戏谑生命。借着路南边的“壳儿”,张桐重新建立了一个属于自己的内心世界,借着路南边的荧幕形象把他出现出来。  “路南边是我遇到的最难理解的角色,他给我的挑战,让我心动……”  现在在电视圈里生龙活虎的张桐,也有着像路南边一样的劫后重生。2010年,由于在某剧组里遭到来自各方的压力和不公正评价。一向认真和较劲的张桐开始堕入长达三年之久的严重抑郁病症中。“我一向秉持的人生观是要坦诚对人,懂得尊重,与人为善并且敢于承担。当这些突然都成了被人鄙视并且嘲笑的缘由,我不得不对自己这么多年的坚守产生动摇。”  张桐是个认死理的人,他也有走不出怪圈的时候。这些不好的因素困扰了他以后的生活和工作。“我从那以后,第一次对人产生了畏惧感,只要想到要和人接触,就变得不安。”  即便如此,张桐也没有放下拍戏。“一来我呆在家里更容易胡思乱想,弄得家里人也担心;二来,也不能给我的经济人和公司添太多麻烦。”尔后三年的时间,张桐一直边拍戏边医治,渐渐走出病症的阴影。  “我知道,不论我接下来的生活如何对我,我只要做到忠于自我就够了。”  现在的张桐,并没有对之前的经历考量过付出代价的大小。他更像和风车战斗的堂吉诃德,不停地前进,不停地约请自我与之战役。也会在风车无风时停下来,反思过去,完善自我,就这么无限循环的一直到生命的终了。  “你别看我外表挺老实的,其实我是个特不安分守己的人,希望自己的生活多姿多彩的,多点儿变化就好了。所以表演这行当,挺合适我的。你想啊,我不敢想的事儿,不敢干的事儿,一旦我做了演员,都有人花钱顾我干,把钱挣了,把瘾过了,多好啊,那你说我是不是得认认真真给人演?”  作者后记:如今的张桐,也是个腕儿了,无论到那个剧组,经纪人都会要求给他安排套房,一是张桐块儿大,东西多,2也是怕剧组欺侮演员。有时候碰上组里没事前商量就给安排标间儿的时候,张桐总是拉住经纪人,说算了算了,这样就挺好……

责编:传媒

盆腔炎的最佳治疗
女性盆腔炎的治疗
经期延长吃什么药物
痛经怎么调理的食谱
相关阅读
友情链接